南昌配资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期货配资 >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2021-05-1111
王兴九败一胜穆满起新浪博客,美团流血上市。文/杜博奇当60后陈一舟把从王兴手里收购来的人人网折腾到只剩1亿美金市值的时候,比他整整小了10岁的王兴,历尽千辛万苦把已经成立8年之久的美团送到了香港证券交……
、李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王兴九败一胜穆满起新浪博客,美团流血上市。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文/杜博奇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当60后陈一舟把从王兴手里收购来的人人网折腾到只剩1亿美金市值的时候,比他整整小了10岁的王兴,历尽千辛万苦把已经成立8年之久的美团送到了香港证券交易所。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今天(9月20日),美团股票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发行价69港元,开盘价72.9港元,市值超过4000亿港元,相当于500多亿美金。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从2004年春天,王兴扔下美国特拉华大学的博士学业跑回北京创业算起,他已经在创业的道路上奔走了14年,搞砸了校内网、海内网、饭否网等一连串创业项目后,今天终于让美团洗脚上岸。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据彭博社此前报道,美团原本的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如今,美团市值和募集资金额低于这一预期,但毕竟市值超过了雷军的小米(480亿美金),以及刘强东的京东(389亿美金)。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为了筹备过冬粮草,今天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都一窝蜂地冲向港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帮助美团一次性拿到326亿港元,也给了前几轮投资人一个体面的退出通道,但是对于一心想把美团打造成下一个生态帝国的王兴来说,这些钱还远远不够,今后可得悠着点花了。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美团创立以来已经烧掉了近百亿美金,从团购一路延伸到外卖、民宿、酒旅、出行、线下超市、共享单车、金融支付,摊大饼般的业务扩张让它的财务报表变得极为脆弱,过去三年累计亏损350亿人民币,今年前四个月又产生227亿亏损,用流血上市定义它的IPO并不过分。

穆满起新浪博客:王兴九败一胜,美团流血上市

今年4月,美团以极大的代价收购了摩拜单车,没想到带来的却是每天1500万的净亏损。

两周前,美团宣布未来将聚焦于“吃”这个关键词,不再向已经烧了十亿真金白银的打车业务追加投入。已经被各种突发事件搞得狼狈不堪的程维不用担心王兴突然发动闪电战了。

多年以前,王兴从《有限和无限的游戏》一书汲取了创业指点:“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成为有限游戏,另一种称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今天,为了将这场游戏延续下去,他不得不踩下刹车,给急速膨胀的美团设定了边界。

1、“人民币玩家”王兴

雷军说过一句狠话,大意是创业要有烧不完的钱。这句话话放在王兴身上,同样成立。

雷军和王兴都是连续创业者,不同的是雷军赢过许多次,算上小米一共打造了三家上市公司;而王兴在美团之前,林林总总的原因失败了许多次,他的一本传记就命名为《九败一胜》。

在王兴的字典里面,没有失败这个词汇。“有些人总是念念不忘自己失去了什么,而忘记了自己得到了什么”。王兴不是那种人,他说自己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和激情,“纵情向前”才是他的态度。

王兴平时话很少,相比雷军的高调,他更愿意在网上畅所欲言,而不会站在聚光灯下充当人生导师。美团的员工称他“兴哥”,他们一定打心眼里同意:“社会我兴哥,人狠话不多”。

如果创业是一场游戏的话,王兴算得上“人民币玩家”,这个好奇心旺盛的男人把自己定义为游戏中的探索型选手,之前那些七七八八的创业项目积攒了经验值,全部注入到了美团的创业。按照王兴的性格,今天上市也肯定不能说通关,而是找到一个持续游戏的资金池。

有些人看起来是在玩游戏,其实是被游戏给玩了,比如李国庆就很可能把当当网给砸在手里面。王兴不一样,他要做规则的制定者:“我们每次花钱,都是在投票,投票选择我们想要的那个世界”。

1998年王苗夫妇到清华园探望儿女

任何一名任性的游戏玩家,都希望有一个掏不空的钱袋子。正如暴雪公司把“Whos your daddy”设定为《魔兽世界》中开启无敌模式的密码。王兴如此潇洒,全赖他有一个好爸爸。

王兴属于互联网浪潮催生的new money,他的爸爸王苗则是基建浪潮成就的old money。王兴跟王苗一样,都有一个闪亮的大脑门,新旧两种经济模式在他们父子身上完成了老钱与新贵的接力。

1990年代,王苗从建筑小工做到了包工头,然后投资建造了福建龙岩最大的水泥厂,生产出当地销量最好的闽福牌水泥。福建多山,修路造桥用得最多的就是王兴家的水泥。

王兴8岁的时候,家里就建起了4层别墅,他和姐姐从小吃穿不愁。王苗鼓励两个孩子博览群书,给他们买来了读不完的书,王兴和姐姐读着这些书,先后脚考上了清华大学。

王兴父亲在水泥厂,摘自李志刚博客

王兴的爷爷当过龙岩二中的教导主任,也是龙岩歌剧团的编剧;王兴的奶奶姓陈,毕业于厦门大学经济系,师从经济学家王亚楠;著名的成功学讲师陈安之是王兴的远亲,跟他还是一个辈分。

这样的出身,王兴更加关注精神世界的延展,物质上的欲望却很低。一双耐克鞋,他穿了十年才报废;生活中却无能没有图书、电影和游戏。后来打入电影行业也与此有莫大关联。

2013年,电影《悲惨世界》公映后,一个中学同学特地给王兴发了条短信,感谢读书的时候王兴把这本书借给他阅读。也是这一年,王兴把“美团电影”更名为“猫眼电影”。

王苗一辈子不缺钱,也不指望两个孩子赚多少钱。王兴姐姐留学美国,成为硅谷工程师;王兴则走上了创业道路,这些年每每想起家里书架上的那些书,都会在内心感念老爸。

1995年,当大四学生刘强东在人大旁边开小餐馆赚外快的时候,从深圳大学毕业两年的马化腾在家里搞了8台电脑,成了一家网站的深圳站站长;四线城市福建龙岩,托邮电局工作的亲戚关系,16岁的王兴在家中的电脑上登陆雅虎,成了当地最早接触互联网的中学生。

三年后,王兴保送清华大学无线电专业,他从双安商场买了一件格子衬衫,后来出国留学、回国创业,多年来一直放在身边舍不得扔,因为吊牌上的广告语打动了他:Don\’t let them steal your dream。

这句话鼓舞着王兴像个硬汉一样去战斗,他说:“我们所做的事情的价值,取决于我们为用户创造了多少价值,而不取决于投资人怎么看,更不取决于媒体和行业评论家们怎么。”

不过,今天他还是屈从于资本意志,把美团送上二级市场。妥协是男孩长成男人的催化剂。

2、屡败屡战,美团不美

马克·扎克伯格在哈佛鼓捣出来的facebook,让走投无路的王兴一下子找到了创业灵感。

2005年冬天,北京中关村海丰园一间没有暖气的民宅内,王兴与大学同学王慧文,中学同学赖斌强创建了校内网,王兴的妻子郭万怀成了第五号员工,王兴还把中学同学陈亮拉进来做研发。

王兴他们引领了中国SNS的潮流。北大学生做出了“底片网”,复旦做出了“饱蠹”,人大学生高出了edorm,北航做出了looface、中山大学做出了“亿友”,李肇星的儿子从哈佛回来做了dorm99、耶鲁MBA张帆做出了占座网,一个斯坦福博士做了“课间操”。

然而,随着资本退潮,一夜之间,风流云散。校内网被陈一舟收编,不甘心给陈一舟打工的王兴,拉着太太郭万怀、大学同学穆荣均、中学同学陈亮均跑到华清嘉园搞出了饭否网。

正如校内网copy了facebook,饭否网则复刻了Twitter,它们都没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成长壮大,但是却为王兴磨练了一支创业班底,帮助他沿着Groupon开辟的道路杀入团购市场。

团购大战血流成河,美团趟着5000家友商的尸体活了下来。可团购依然是一条死胡同,王兴不得不再次变道,追着饿了么的步伐,杀入外卖战场。一场接一场的打仗,把美团送入了港交所。

今天,挂牌上市的美团摆起了庆功宴,当年一起与王兴打天下的兄弟们,却早已不知所踪。

就在美团上市前夕,组成创业班底的“同学帮”成员纷纷离开。2017年,一起创办校内网的元老赖斌强离职创业。被王兴挖过来负责美团销售、战略、金融等部分的清华同学杨锦方也于2016年离开。校内网4号员工、美团前销售副总裁、王兴清华师弟杨俊早在2014年就离职。

如今美团的管理层当中,王兴的同学只剩穆荣均、王慧文和陈亮三人,并且职级都是高级副总裁。穆荣均、王慧文作为联合创始人分别拿到了2,51%和0.73%的股份,与王兴组成的“铁三角”奠定了美团权力金字塔的基座。穆荣均、王慧文是王兴的左膀右臂,分别执掌金融和外卖两大实权部分,王兴中学同学、2005年就加入校内网的陈亮执掌酒旅业务大权。

图源:新经济100人

作为持股20%的大股东,腾讯把CEO刘炽平派进了美团董事会,扮演投资和战略顾问的角色。王兴的太太郭万怀一度负责美团的人事和财务大权,但如今美团的CFO则是来自腾讯的陈少辉,他还兼任高级副总裁,负责投资和战略规划,地位仅次于王慧文,高于陈亮。

由此可见,掌舵人王兴虽然掌握着美团的48%的投票权,外卖、酒旅、金融三大实权部门掌控在“同学帮”手中。但是,大股东腾讯才是决定美团这艘大船驶向何方的幕后力量。

2010年,中央财经大学毕业生沈鹏给王兴写了一封求职信,随后就接到美团运营总监的一个电话,后来才得知这是王兴的太太郭万怀,沈鹏以10号员工的身份加入美团,后来被派给王慧文做助理。2016年离开美团后创办了水滴互助,还拿到了腾讯、美团的投资。

王兴曾经感慨:“人生就像走钢丝,往前或许不容易,但是原地不动或向后退更危险。”王兴念旧,但是美团今天的权力序列上,创业元老已经所剩无多。强势如王兴,有时也不得不听从资本的安排。

3、没有边界就没有核心

众所周知,喜欢玩电脑游戏的王兴,最大的心愿是把美团打造成一个没有边界的帝国。

2017年,接受腾讯40亿美金投资前几个月,王兴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还提到:“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说完这话,美团就一口气布局了海外酒店、美团打车、榛果民宿、美团旅行、掌鱼生鲜,2017年9月美团旅行app上线的时候,还花了大价钱签下Angelababy作为品牌代言人。

当美团在四处出击的时候,一直被压得抬不起头来的饿了么快速融入阿里体系,在新任CEO王磊带领下,进行大规模组织结构调整,并借助阿里的生态力量,赋能给数百万商家。

饿了么联合口碑,升级餐厅的pos系统,研发智能点菜,帮助它们进行数字化升级。还与蚂蚁金服合作,商户投放150亿贷款,为他们的数字化升级提供资金支持。相反,从2015年开始,美团不断提高外卖、到店和酒店业务的变现率,从商家身上抽取更高比例的佣金。

外卖这个战场上,仅剩两强对峙。美团走上了一条收割流量、多元布局、上市变现的外向型扩张道路;饿了么则沿着赋能商家、专注主业、自我变革的内涵式增长道路渐入佳境。

加入阿里以后,饿了么的运力获得充分释放,比如夜间送药、闲置时段送鲜花、商超商品等等,打通了三四线城市的道路。今天饿了么只要1.5倍的人力,就可以服务以前2倍的订单。

目前,饿了么有1/4订单来自于阿里生态体系的协同渠道,并且还在高速增长中。阿里巴巴CEO张勇说:“饿了么现在只有1.68亿用户,未来5亿多淘宝用户都可成为饿了么用户”。

美团之所以大张旗鼓地拓展多元化业务,也是希望建立自己的生态体系。但是相比之下,饿了么可以直接把整个阿里生态拿来为我所用,因此它在与美团的竞争中,已经站到更高的起跑线上。

王兴必须面对两个问题:一是当美团的边界延伸到大股东腾讯的地盘的时候怎么办?二是当那些离职的创业元老、对美团知根知底的高管也加入同一战场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腾讯为美团提供了巨大的流量支持,美团外卖、大众点评、摩拜单车、猫眼电影等业务在微信小程序上郡获得了可观的增长,同时也推动了微信支付进入更多的线下应用场景。

不过,美团同时也在进入金融支付领域,穆荣均领导的美团金融一直在为开辟自己的支付业务而奋斗,从而不必向腾讯缴纳高昂的通道费,而这一点势必与腾讯的利益产生分歧。当腾讯已经深度介入美团的战略和投资的时候,美团能有多大的独立性,是值得怀疑的一件事。

王兴很清楚,美团不可能继续信马由缰地发展下去了。他必须给美团设定扩张的边界。

2017年9月,美团到店事业群负责人吕广渝离职创立“猩便利”,王兴、王慧文参与了天使轮融资。与此同时,一手建立美团地推体系的coo干嘉伟出任高瓴资本运营合伙人后,也成为智能零售货柜“番茄便利”的顾问,与果小美合并之后,干嘉伟成了新公司的战略顾问。

在新零售赛道上,美团对标盒马鲜生孵化出了掌鱼生鲜、小象生鲜等物种,第一次走入线下开店。它需要面对的是已经跑通模式进入大规模扩张阶段的盒马鲜生,以及正在大张旗鼓地跑马圈地的京东7fresh、苏宁生鲜、永辉超级物种。随着竞争的激化,这条重资金投入的赛道将对欠缺线下运营经验的玩家带来巨大的压力,并且,这是仅凭烧钱无法解决的问题。

美团真正要做的是,或许是建立更加开放和包容的企业文化,让有才能的人士加入进来,匹配业务的快速发展。老人守着位置,新人永远难以出头。在这一点上,王兴或许应该学一学雷军了。

参考资料:

1、李志刚《九败一胜:美团创始人王兴创业十年》

2、詹姆斯·卡斯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3、宋玮《对话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

4、沈鹏口述,朱晓培整理《美团第10号员工离职创业 带走了王兴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