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配资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炒股配资 > 华信国际股票:最后一天华信退涨了,涨幅8.33%!华信退明日摘牌

华信国际股票:最后一天华信退涨了,涨幅8.33%!华信退明日摘牌

2021-05-299
新京报讯(记者 阎侠)在发完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之后,10月31日晚间,华信退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并摘牌的公告华信国际股票。从2019年9月12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19年10月31日已满三十个交易日,华信退……
、李

新京报讯(记者 阎侠)在发完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之后,10月31日晚间,华信退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并摘牌的公告华信国际股票。

华信国际股票:最后一天华信退涨了,涨幅8.33%!华信退明日摘牌

从2019年9月12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19年10月31日已满三十个交易日,华信退股票的退市整理期已结束,将在2019年11月1日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摘牌。

华信国际股票:最后一天华信退涨了,涨幅8.33%!华信退明日摘牌

最后一天,华信退的股价涨了!10月31日,华信退的收盘价为0.26元每股,单日涨幅为8.33%,对应的总市值为5.92亿元。

作为A股市场上的第三只“面值退市”股,华信退最后一天的收盘价要高于雏鹰退和中弘退。

华信退表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公开资料显示,华信退的主要业务为能源及相关业务和金融及相关业务,其中,能源及相关业务主要是液化石油气中转物流服务和贸易业务、成品油贸易业务;金融业务主要是保理业务,华信退的金融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全资子公司上海华信保理的保理业务。

据悉,华信国际自2018年初受外部环境影响以来,公司的经营遇到了重大困难,出现原有业务大幅萎缩,应收账款大规模逾期等情况,导致经营现金流短缺,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造成重大影响。

华信退曾表示,公司2018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主营业务能源贸易业务和过往金融业务出现大规模应收账款逾期,公司整体资金短缺、流动性缺乏,导致业务总量大幅萎缩。其中,香港天然气、保理公司仅保持存量业务的后续跟进,暂缓发展新业务;福建华信成品油贸易继续开展业务,但受流动性短缺影响,业务规模大幅萎缩。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两项主营业务应收账款逾期金额折合人民币约为46.62亿元,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额共计33.25亿元,影响了公司的经营业绩。

业绩亏损之余,华信退还曾被戴上“老赖”的帽子。2019年9月7题,华信退发布公告称,近日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示信息查询,获悉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司董事长李勇、公司实际控制人苏卫忠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

2019年10月9日,华信退宣告,公司就《关于公司及控股股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相关公告》中所涉情况已作出妥善处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将公司移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9年前三季度,华信退继续亏损,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504.93万元。

截至2019年9月底,华信退的总资产约为6.6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11.96亿元。

对于2019年全年,华信退预计净利润为-20000万元至-15000万元,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华信退解释道:公司应收账款大额逾期未收回,经营现金流短缺,业绩预计持续下滑。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王心

华信国际今起停牌等待是否退市裁定

新京报讯(记者 阎侠)8月19日,华信国际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停牌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

华信国际股票:最后一天华信退涨了,涨幅8.33%!华信退明日摘牌

截至8月16日收盘,华信国际的股价为0.61元每股,单日跌幅为4.69%,对应的总市值为13.89亿元。

从2019年7月22日到2019年8月16日,华信国际的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自2019年8月19日(周一)开市起停牌,深圳证券交易所自公司股票停牌起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自2018年初受外部环境影响以来,华信国际的经营遇到了重大困难,出现原有业务大幅萎缩,应收账款大规模逾期等情况,导致经营现金流短缺,对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造成重大影响。

另外,2018年8月22日,华信国际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皖证调查字18056号),截至2019年8月15日,华信国际仍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对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立案调查的最终调查结论。

2019年8月8日,华信国际与中州炭素签订了《重组意向协议书》,双方就中州炭素协调帮助华信国际摆脱债务危机等事宜达成了合作意向。此事曾导致华信国际的股票在8月9日收盘涨停,但是未能阻止之后的一路下跌。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王宇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