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配资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配资策略 > 啤酒花股票:“啤酒花”的担保黑洞

啤酒花股票:“啤酒花”的担保黑洞

2021-05-319
原标题:啤酒花股票:“啤酒花”的担保黑洞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大 中 小】【打印】 【关闭】    文/梁红凤  【提要】类似“啤酒花”事件之所以会屡屡发生,不止源于……
、李

原标题:啤酒花股票:“啤酒花”的担保黑洞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大 中 小】【打印】 【关闭】

  啤酒花股票:“啤酒花”的担保黑洞

  文/梁红凤

  【提要】类似“啤酒花”事件之所以会屡屡发生,不止源于上市公司、董事等披露虚假信息,注册会计师在审计工作中的疏忽与失职也难脱其责。

  背景资料

  2003年11月4日,新疆企业“啤酒花”公告公司董事长艾克拉木?艾沙由夫离奇失踪,公司在自查中发现近十亿的巨额资产未披露担保协议;紧接着法院对公司绝大部分资产和权益进行了资产保全,同时,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的主要银行账户(包括基本户、配股专户、国债专户、基建账户)也已被查封或冻结。11月19日,“啤酒花”宣布接到中国证监会通知决定对其“因涉嫌重大事项信息披露不实”进行立案调查。11月25日,“啤酒花”申请获准,公司股票正式进行特别处理(ST)。

  据媒体报道,涉嫌操纵“啤酒花”股价的一名庄家,早前已经向中国证监会上海稽查局投案自首。“啤酒花”未披露的巨额担保很可能是董事长艾克拉木在为各家虚拟出资人所受托管理的资金账户上的资金以及股票市值进行担保,从而利用这些账户上的资金投入股市操纵“啤酒花”的股价,以满足其个人利益……

  “啤酒花”缘何屡屡得手

  “啤酒花”这一连串不利消息以及股票价值的大幅蒸发无疑是在国内中小投资者尚未痊愈的伤口上又撒上了一把盐。该事件最大的始作俑者首数董事长艾克拉木,但公司的独立董事、董事会秘书以及董事会其他成员也都难辞其咎。同时,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再一次被大家提了出来,注册会计师的审计职责也再度受到投资者的关注。会计师事务所是否在审计中出现疏忽?是否及时提示了风险,都是投资者提出的疑问。

  笔者在某证券交易营业厅恰巧访问到一位“啤酒花”的投资者——吴女士,她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年近四十五,两年前提前退休在家,因为平时没什么事所以炒起了股票。当笔者问及对“啤酒花”公司事件有何看法时,吴女士气愤地说:“‘啤酒花’的董事长实在是太害人了,人失踪了,把一个烂摊子留下,害惨了我们这些小股民!”

  “是啊,我也看了一系列的相关报道。其实‘啤酒花’的董事长利用担保掏空上市公司,做法并不新鲜,但奇怪的是这种手法在中国却能屡屡得手。”已有十年股市经验的张先生插话道,“这也是有许多方面因素共同造成的。首先是艾克拉木以及公司的那些董事们一直在欺骗公众,其次是银行对贷款的风险控制不力,还有就是会计师在审计时居然也查不出个究竟。”

  记者问吴女士:“‘啤酒花’现在股票一直在下跌,您的股票打算如何处理?”

  吴女士无奈地答道:“没办法,现在割肉有点晚了,再等等看吧,我看过两天再不行我就卖了它,这回损失大了……”

  “你可以告‘啤酒花’还有那个会计师嘛,索赔!”一位年轻男士建议。

  实际上,“啤酒花”受损的流通股股东要想在此时起诉公司、董事及会计师事务所,从而索要赔偿还为时尚早。虽然《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中规定,“股东有权按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通过民事诉讼或其他法律手段保护其合法权利。董事、监事、经理执行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害的,应承担赔偿责任。股东有权要求公司依法提起要求赔偿的诉讼。” 但前提是必须满足以下三种条件中的一种:中国证监会公布对“啤酒花”作出处罚决定;财政部、其他行政机关公布对“啤酒花”作出处罚决定;“啤酒花”有关人士未受行政处罚,但已被人民法院认定有罪的,作出刑事判决生效之日。就是说,“啤酒花”流通股东现在还无法提出诉讼,诉讼得等政府部门对此定性之后。同时,像吴女士这样的“啤酒花”小股东还必须能证明其损失与“啤酒花”的虚假陈述有因果关系。

  会计师审计失职应否担责

  而在其中,会计师事务所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呢?某律师事务所的陈律师告诉笔者:对会计师事务所及注册会计师应视其所履行的审计责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证券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为证券的发行、上市或者证券交易活动出具审计报告、资产评估或者法律意见书等文件的专业机构和人员,必须按照执业规则规定的工作程序出具报告,对其所出具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进行核查和验证,并就其所应负责的部分承担连带责任。

  第二百零二条同时规定:为证券的发行、上市或者证券交易活动出具审计报告、资产评估报告或者法律意见书等文件的专业机构,就其应负责的内容弄虚作假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并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该机构停业,吊销直接责任人的资格证书。造成损失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关于虚假陈述,最高人民法院在《证券法》的基础上颁布的《关于受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较具可操作性。但同样的,法院受理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也以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的机构调查并作出生效处罚决定为前提。

  据了解,在法院受理的涉及注册会计师的案件,比较多的是验资引起的纠纷,而审计引起的纠纷较少,但在今年年初锦州港虚假陈述案中,毕马威就被追究其审计责任的连带过错推定责任。通常情况下,会计师事务所被列在上市公司之后,作为连带第二被告。

  “啤酒花”的警示

  如果未来的调查能证明“啤酒花”的巨额贷款担保协议的签署时间是在2002年年度报告以前,该公司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以及审计报告的签字注册会计师很可能因未能在审计过程中发现公司重大性未披露信息而被涉及入内。

  北京京都会计师事务所主任会计师徐华谈道:“按照一般的审计程序,注册会计师在对被审计单位进行报表的审计之前,应对公司进行符合性测试,并对公司的内部控制及管理制度的有效性进行评价,“啤酒花”的董事会实质由董事长一人操控的现象应该能引起注册会计师的警惕。同时,如果“啤酒花”确实存在如此巨额的未披露担保,审计师应该是可以发现的。”当然,为“啤酒花”提供审计的会计师在虚假陈述中是否尽了独立审计责任,是否勤勉尽责,是认定其有责任还是免责的关键。

  笔者还了解到,负责对新疆“啤酒花”进行审计的天津五洲联合合伙会计师事务所已经为该公司提供了十年的审计服务,如此长时间的业务联系是否会影响注册会计师的职业判断,从而影响审计的独立性也值得考量。实际上,类似的问题也许早已存在,央视国际的记者经调查发现,“啤酒花”的第二大股东新疆轻工集团的股权早在2000年就转让给了一家名为汇智的公司(该公司也被艾克拉木所控制),三名董事也退出了“啤酒花”的董事会,而该公司董事会竟然隐瞒了近三年,没有进行公告,在公司的审计报告中也从未提及。

  到目前为止,包括检察院、证监会等部门对“啤酒花”的调查还在进一步深入,其背后究竟存在多大的黑洞谁也说不清楚,但“啤酒花”事件的发生至少能对众多上市公司及会计师事务所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年底各上市公司2003年的财务报表编报及其审计工作正在进行,上市公司以及注册会计师都必须对信息披露抱谨慎态度,弄虚作假迟早会被市场所抛弃。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3年12月下)

  转自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