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配资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配资策略 >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2021-05-195
答案很明确,他确实打不过科隆尊。打三次输三次。旧约3卷他是作为拉低前四卷BOSS逼格的最弱BOSS出场被残血虚弱状态当麻干翻的菜鸡。之后才翻身作主人,走向开挂人生。首先就是动画党有着初期一方很强的错觉。……
、李

答案很明确,他确实打不过科隆尊。打三次输三次。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旧约3卷他是作为拉低前四卷BOSS逼格的最弱BOSS出场被残血虚弱状态当麻干翻的菜鸡。之后才翻身作主人,走向开挂人生。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首先就是动画党有着初期一方很强的错觉。初期一方基本就会站桩反射,对抗相性克他的魔法师,能不能打赢史提尔这种程度的都是问题。在魔禁处于中等水平。脑残后常态除开持久性外战斗经验提升根本不是初期能比的。更别说还有翼这个外挂。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然后说说上条当麻的设定,幻想杀手是由魔神们愿望诞生的被称为世界基准点的东西。最终效果是还原世界,一般是附着在武器上,在1900年布莱斯街之战在亚雷斯塔和马瑟斯的冲突中被其附着的箭矢毁坏。之后被上条当麻名为神净讨魔的灵魂本质吸附。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神净讨魔才是上条当麻自身的力量。只不过目前尚未真正觉醒。原著对神净讨魔的定义如下: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龙对财宝进行守护,横断整个善恶二元论的存在,这就是“神净讨魔”。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是治愈世界的良药,能将对世界不好的部分(净化)温柔治愈,也能够对世界不好的部分(毁灭)冷酷的切除。

科隆尊:一方通行真的打不过上条当麻吗?

神净一词最初由亚雷斯塔克劳利说出,后魔神僧正指出神净为上条当麻的本质,并称上条为仲裁者。由于目前神净资料太少,根据目前的内容推断神净讨魔”是类似于“世界的管理员”权限,而上条当麻是“世界的管理员”本身,可以视情况好坏而裁定世界中的事物,修改、删去、甚至抹除存在。

而上条当麻右手断后被网友称为里幻的未知力量。疑似为神净的副产物。但也和神净一样正体未明。其也在不断进化成长。

里幻在旧约22由龙进化至力量漩涡形态吞下右方之火可以将地球化为尘埃的一击后,被上条当麻自身的力量(疑似神净)压制并取回幻想杀手。在新约自从被欧提努斯两根手指秒杀后逐渐沦为弟弟。新约结局再度进化击败失去肉体的科隆尊,逼格开始回升。

ps:幻想杀手没有封印里幻的效果。一直都是当麻潜意识里用自己的力量压制。在新约22进化到了当麻无法压制的程度夺取了幻杀。

下面回到问题本身。有憨憨说一方只要不玩近战,只要丢集装箱就能赢这种想法实在可笑

因为教主有前兆感知,能够事先预判攻击方位进行应对。远程攻击几乎没有任何效果。创约开头纯攻击力高于LV5的舞殿星见50层大楼直接搓球,搓了两栋十万旽重量,当麻屁事没有,直接躲掉而且那时当麻也是被偷袭刀捅重伤状态。当初在英国卡提尔切出的半径几十米残骸物质完美闪避。当麻战斗从来都是前兆感知配合幻杀,他的右手没办法抵抗的东西多了去了。在前兆感知的配合下当麻才充分发挥了幻想杀手的作用。

在第一次上方战中。初期一方俗称站桩方。当时走的就是反射无脑接攻击+血流操纵速秒的路线,远程本来就是外行。实力很菜。控风操作还是在被爆后脑力超水平发挥想到的。河马是费尽心力地事先削弱当麻来让战斗可以进行下去,不然当麻一拳就能秒了站桩方。

而事先因为当麻阻拦了御坂美琴,自愿正面吃了美琴的两发雷击之枪(每发十亿伏特,美琴有所留手)和一记落雷,失去意识十几秒,心跳不规则,影响了血液循环。之后徒步跑到第十七学区的列车派车场。到的时候连站都站不稳。拳头虚弱无力。

而当时一方远程什么方式都用了打不中才靠近。只要接触身体就能血液逆行杀死对手,这对当时的他来说是唯一胜机。输了纯粹是实力不如。如果当时上条当麻是满血状态,战斗会很快结束。

对过去所有攻击都可以加以反射的一方通行来说,虽然理解眼前的攻击很「危险」,却没想到要做出「回避」的动作。他完全不管打在脸上的拳头,只是疯狂挥动双手,想要抓住上条,就好像一个正在被大人戏弄的小孩子。

而这个事实,一方通行心里最清楚。所以,更让他无法承受。

号称学园都市最强的自尊心,在认知与现实的鸿沟之间摇摇欲坠。

鼻梁被击溃的未知疼痛感,更让一方通行丧失了集中力。

虽然速度很快,但是动作太容易预测,所以不难回避。就好比虽然刀子是杀人的凶器,但是如果握在幼稚园儿童手上,就没什么威胁性。

上条不断打中一方通行,使二人的状态逐渐发生变化:上条身受重伤,但掌握了打倒对手的策略,心态很稳定;一方通行从未受过伤,因此感到很痛,同时心态爆炸。

一方通行坐起上半身,看着眼前。当他看见上条摇摇摆摆地逐渐靠近,急忙伸手在地上乱拨,往身后爬行。

好痛。

对于过去所有攻击都可以自动「反射」的一方通行来说,这是一种未知的感觉。对他来说原本所谓的痛觉,只是借由皮肤将快乐传达给大脑的感应器而已。稚嫩的痛觉神经,对「痛」这件事完全没有承受能力,几乎要因过量的讯号而烧毁。

一方通行吓得全身僵硬。

一方通行害怕地摇着脑袋。他不能理解什么叫做「输」。从出生到现在,一次都没输过的一方通行,对「输」的承受能力完全等于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过去连「可能会输」这样的念头都完全没想过。

第一次上方战,残血当麻击败站桩一方后。 一方通行反思了自己的行为,将自己认定为恶人,将上条当麻视为可以拯救他人的英雄,决定追随那个人的背影,不再伤害而守护好妹妹们,走上了赎罪的道路。在天井亚雄事件、930事件后,一方通行学会了战术策略,学会了分析自己和对手的情报,学会了不依靠自己的能力而战斗,身体素质也有所提高,曾经的“站桩方”已经成为历史了。

但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俄罗斯雪原上一方通行一度失控,内心世界的崩溃认为自己绝对无法成为善,迁怒于作为在他心中能够拯救一切的英雄的上条当麻。以愤怒的情绪爆发黑翼姿态与之二度开战。

第二次上方战比较公平。上条当麻处于满血状态。一方通行也因为愤怒爆发出了强大的黑翼远非当初可比。

一方通行:背上的黑翼延伸超过一百公尺,朝上条当头纵向甩下;

上条当麻:举起右手,将黑翼打散;

一方通行:以胸口的高度朝上条横扫;

上条当麻:用右手消除,但自己也摇晃了几下;

此时,一方通行根据上条的举动,得出上条无法应付强大力量的结论,决定以压倒性的力量剥夺上条的反击机会。

一方通行:将一对黑翼变成了几十根锐利尖刺,攻击并非从各角度瞄准一个小目标,而是对着包含那名少年在内的整片区域进行地毯式轰炸;

上条当麻:抓住并扭转黑翼,制造一小片安全区,在攻击结束后然后朝一方通行跑来;刚才那名少年反过来利用这个缺点,故意抓住「消除不了」的黑色羽翼。然后扭转羽翼使袭击者失去平衡,在均衡释放出去的一百根羽翼包围网下,制造出一个小小的安全地带。

面对无法躲避的、压倒性的力量,上条当麻优异的战术策略再次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二人身体交会的瞬间,上条当麻击中了一方通行,二人的情感在此时爆发。

羽翼与右手的厮杀,实际上也是二人想法和情感的宣泄。

一方通行:不断挥动黑翼,将黑翼延伸,分裂成超过一百片,从四面八方打向上条;

上条当麻:用右手打消,避开致命伤,不断冲向一方通行;

在这段交手中,一方通行发现了上条当麻战斗的第三个特点:

绝不放弃,坚持到底,不达目的绝不倒下。

最可怕的是不愿放弃的坚持。学园都市最强的等级5超能力者终于发现,再也没有比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不放弃,笔直向前冲的敌人更恐怖的了。

一方通行咽下一口唾沫。

(就算是威力最弱的等级,但那也不是肉体能够承受得住的破坏力啊?)现在最重要的是,「最恐怖的敌人」已经逼近眼前。

这么说来……一方通行这时突然想起一件事。

过去在调车场利用妹妹们进行「实验」时,也发生过一样激烈的冲突。

当时让他觉得那名少年很恐怖的,不就是在应该绝对站不起来的情况下,他依然不肯放弃,用两条腿站起来的时候?

最后,在一方通行感到恐惧的时候,上条当麻完成了最后一击。

以上是第二次上方战,满血表幻当麻击败黑翼一方。但是战斗中当麻所说的话让一方通行也因此逐渐解开心结。一方通行在这之前将上条视为可以阻止悲剧的英雄,将自己视为恶党,认知的起点差异颇大,导致一方通行无法追上他的身影,一路上磕磕绊绊。

只要有守护的决心就够了,无关善恶,自己追随的人既不是善人也不是恶人,只是想去做就做了。

那么,我也可以。

无论如何。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绝对想保护的东西。

那就是最后之作的笑容。这无关于他们之间所站的位置孰高孰低吧?如果真的要守护她,不管自己是「善」是「恶」,都应该跨越那些藩篱才是。

一路走来都在追逐其背影的人物,大概也是这样吧?他的行动无关于「善」或「恶」,或许正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这些,所以不管做什么只选择「纯粹之恶」的一方通行,才会追不上他的脚步。

从此,一方通行踏上了一条自己的道路,自己怀有的罪需要赎还,但也没必要自卑。对于那个人心怀尊敬,但也不用一味的模仿。

第三次上方战是在上条当麻为了保护失去力量的欧提努斯与全世界为敌后的第一场战斗。全世界各方势力都收到对上条当麻的抹杀令。学园都市也不例外。

一方通行主动要求出击。原因很简单,自己这个第一位输了的话在他之后学园都市自然不会再派杀手出动。而自己赢了当麻总比当麻被别人杀死好。可谓是千里送人头。因为守护的情感爆发了白翼,此亦是一方通行凭个人所能爆发的最强状态。但由于抱着输的念头也未尽全力,被常态当麻几乎是无伤击破。

战斗开始,两人一边对打一边交谈

一方通行:在拳头相抵的情况下动用白翼,长达数十米、刀刃般的白翼先后劈向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侧跳开,并未正面迎击,而是从侧面拨开白翼,

在多次战斗后,二人的战斗思路均有所改变:一方通行选择限制住上条的右手后以白翼为主攻,上条当麻不能完全化解巨大的力量,在与右方之火战斗后,学会了从侧面改变攻击的轨道。

在二人交流了各自的想法后,迎来了最后一个回合。

一方通行:飞到五千米的高空,朝地面的上条当麻高速冲刺;

上条当麻: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左手拿着举在右手前,以右手破开反射后用石头加强威力,冲击一方通行的心脏。

战斗结束。

三次战斗一方两度开挂增强,但都败在了只用幻想杀手的常态当麻手上。虽然第三战,使用单独能爆发的最强状态白翼有所放水。但就算用全力也不一定能赢常态当麻。如果当麻使用里幻,白翼一方也会被秒杀。

顺带一提学园都市本身就是为了当麻建造的,亚雷斯塔克劳利在1900年布莱斯街之战中失去了附有幻想杀手的箭矢,为了重新得到它才建造学都,不过主要目的应该还是为了得到上条当麻(神净讨魔)来粉碎所有魔法相位。

亚雷斯塔克劳利曾在新约18卷揭示了原因。并且以所有能力者和学园都市的黑暗都只是他为了当麻刻意创造设计的,为得就是为了给他设计一个能发挥能力的舞台为理由,称当麻和他是共犯来动摇当麻的意志。但是经历了欧提努斯无限个世界的绝望,区区一个世界无法压制上条当麻。

当麻(河马亲爹)和一方(亲儿子),滨面(亲孙子)是魔禁三主角。当麻是设定强,但是河马偏偏虐爹成性要削。一方则是外挂多升级快。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从弟中弟战力可以开挂变成人巅大佬,从小白鼠变成科学侧首领,学园都市统括理事长。而少东是lv6强运能力者。

当麻和一方爆发状态表现对比:

旧约结局一方开挂升级成白翼时,可以抵挡毁灭亚欧大陆的攻击然后虚脱倒地。当麻断手后成长期里幻直接吃掉右方粉碎惑星的一击。

新约3常态方因为不了解魔法被杂鱼魔法师坑成爆血。新约4卷里幻被50%只眼两根手指捏碎。10卷与世界为敌的当麻常态击败了千里送人头放了水的白翼方。

新约22一方和Q魔,整体意识三位一体跨过深渊开启白金翼。翅膀颜色和艾华斯一样。疑似实力也匹敌艾华斯。

然而里幻史诗级加强疑似完全体可以一击粉碎艾华斯。

并且白金翼是合体状态,整体意识是当麻后宫,所以与当麻为敌整体直接罢工。一方个体没有逼当麻用里幻的能力。

而一方通行一直视上条当麻是为了阻止悲剧而存在可以跨过一切困难的英雄。一直憧憬上条当麻。也因此被魔禁党称为魔禁第一条厨,上条势力左护法。